公告:

欢迎您来到河南郑州崔新江律师网上法律咨询室。www.110.com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。

成功案例

情侣之间因为吵架,其中一方跳楼自杀,另一方是否需要承担赔偿责任

作者:崔新江律师  时间:2019年10月11日

一、当事人信息
原告:韩XXXXX,男,汉族,农民。
原告:李XXXXX,女,汉族,农民。
被告:江XXXXX,男,汉族,。
被告:韩XXXXX,女,汉族,个体,住安徽省。
被告:吴XXXXX,男,汉族,个体,住安徽省。
被告:滁XXXXX音乐文化娱乐有限公司,住所地安徽省。
二、审理经过
        原告韩XXXXX、李XXXXX与被告江XXXXX、韩XXXXX、吴XXXXX、滁XXXXX音乐文化娱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滁XXXXX音乐公司)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,本院于2013年3月7日立案受理后,依法组成合议庭,于2013年7月25日、2013年11月7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。原告韩XXXXX、李XXXXX,被告韩XXXXX、吴XXXXX,被告滁XXXXX音乐公司到庭参加诉讼。被告江XXXXX经本院公告送达出庭传票,无正当理由未到庭,本院依法缺席审理。本案现已审理终结。
三、原告诉称 
        韩XXXXX、李XXXXX诉称,2013年3月4日,韩XXXXX、李XXXXX的长女韩XXXXX1在其居住的XXXXX1“XXXXX1快捷宾馆”坠楼身亡。此前韩XXXXX1在滁XXXXX音乐公司从事陪酒工作,陪酒后回到居住的“XXXXX1快捷宾馆”,从宾馆一楼喊同居男友江XXXXX不答应,向宾馆的实际经营者吴XXXXX借打火机点烟后,进入宾馆房间,因江XXXXX怀疑其有越轨行为,双方发生口角,韩XXXXX1从四楼跳楼身亡。韩XXXXX、吴XXXXX作为宾馆的实际经营者,未经工商登记违法经营宾馆,韩XXXXX1、江XXXXX入住宾馆时未严格审查其身份,致其在该宾馆未婚同居两年,未能及时制止该惨案的发生,存在过错,滁XXXXX音乐公司在员工陪酒时未告诫和提醒其控制饮酒,也存在过错,故请求判令1、江XXXXX、韩XXXXX、吴XXXXX、滁XXXXX音乐公司赔偿200038元;2、江XXXXX返还金项链一根(价值8000元);3、由江XXXXX、韩XXXXX、吴XXXXX、滁XXXXX音乐公司承担诉讼费用。
三、被告辩称 
        江XXXXX未答辩。 吴XXXXX辩称:本案吴XXXXX不是XXXXX1快捷宾馆的经营者,其经营者是韩XXXXX,吴XXXXX和韩XXXXX之间是雇佣关系,所以本案中吴XXXXX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 
        韩XXXXX辩称:1、本案中,韩XXXXX1是在酒后与其男友江XXXXX发生口角跳楼自杀导致死亡,并不是因宾馆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而导致死亡,因此韩XXXXX1的死亡与韩XXXXX无任何关系;2、韩XXXXX、李XXXXX称宾馆未经工商注册登记,实际上该宾馆已经向工商部门申请了工商登记,韩XXXXX1、江XXXXX在入住酒店的时候,韩XXXXX已经按照公安部门要求进行了入住登记;3、事故发生时,韩XXXXX1与江XXXXX在四楼发生争执,当时宾馆值班的吴XXXXX在一楼,对于楼上所发生的事情并不知情,也不可能预见到他们之间会因为发生争吵而跳楼;4、韩XXXXX、李XXXXX没有证据证实宾馆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宾馆的相关安全设施是齐全的,韩XXXXX1是跳楼而不是失足;5、死亡赔偿金应该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计算。
滁XXXXX音乐公司辩称:韩XXXXX1系自杀身亡,死亡与滁XXXXX音乐公司没有任何因果关系。理由为1、韩XXXXX1并非滁XXXXX音乐公司的员工;2、自杀地点不在公司内;3、造成其自杀的原因并非其饮酒过多造成的;4、韩XXXXX1在滁XXXXX音乐公司从事陪唱、陪跳过程中也没有过多的饮酒。综上所述,滁XXXXX音乐公司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。
四、本院查明 
        本院认为:韩XXXXX、李XXXXX提供的证据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韩XXXXX、吴XXXXX提供的证据一、二均具有合法性、真实性,并与本案有关联性,对其证明效力,本院予以确认;韩XXXXX、李XXXXX提供的证据六与本案缺乏关联性,本院不予确认。
依据上述有效证据并结合庭审调查,本院查明事实如下: 
        江XXXXX系韩XXXXX1的男友,韩XXXXX1与江XXXXX在XXXXX1“滁州市XXXXX1快捷宾馆”包房同居一年多,韩XXXXX1在滁XXXXX音乐公司KTV从事酒促销工作,江XXXXX无业。2013年3月3日晚,韩XXXXX1与其他三人在滁XXXXX音乐公司KTV一包间内陪四名客人喝酒、唱歌,当晚11时30分下班,韩XXXXX1打电话给江XXXXX,称要出去吃宵夜,此后江XXXXX多次打电话给韩XXXXX1,韩XXXXX1未接,2013年3月4日凌晨2时许,韩XXXXX1微信联系江XXXXX,江XXXXX回话“你去死吧”,韩XXXXX1回到居住的“滁州市XXXXX1快捷宾馆”,从宾馆一楼喊江XXXXX,江XXXXX不答应,韩XXXXX1向宾馆的服务员吴XXXXX借打火机点烟后,进入宾馆四楼8802房间,江XXXXX与韩XXXXX1发生争吵,后韩XXXXX1从四楼8802房间窗户跳下,不治身亡。 
        另查明:2012年5月3日,滁州市工商管理局琅琊分局同意核准由经营者韩XXXXX出资的个体户,经营场所设在“滁州市XXXXX1快捷宾馆”。韩XXXXX未办理营业执照。吴XXXXX系韩XXXXX雇佣的服务员。 
        再查明:韩XXXXX、李XXXXX系夫妻关系,韩XXXXX1是韩XXXXX、李XXXXX的长女。韩XXXXX1系江苏省的农村户口,在滁州市区歌厅工作一年以上。
本院认为,综合当事人的举证、质证及诉辩意见,本案的争议焦点为:韩XXXXX、吴XXXXX、滁XXXXX音乐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;韩XXXXX、李XXXXX的赔偿请求是否合理。2013年3月4日凌晨2时许,江XXXXX与韩XXXXX1发生口角,韩XXXXX1从宾馆房间窗户跳楼,不治身亡,韩XXXXX1具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,其应当知道跳楼会导致的后果,韩XXXXX1自身对事故的发生应当承担主要责任。江XXXXX与韩XXXXX1发生口角并在言语上对其进行刺激与韩XXXXX1跳楼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,对韩XXXXX、李XXXXX要求江XXXXX承当30%责任的诉讼请求,予以支持。韩XXXXX出资的“滁州市XXXXX1快捷宾馆”未取得营业执照就营业,并接受江XXXXX、韩XXXXX入住长达一年多,应承担一定的补充赔偿责任。韩XXXXX12013年3月3日11点半从滁XXXXX音乐公司下班后外出,直至2013年3月4日凌晨两时许才回到住处,现有的证据无法证明其死亡与其在滁XXXXX音乐公司饮酒有直接的因果关系,并且也无证据证明其当晚在滁XXXXX音乐公司饮酒过量,故对韩XXXXX、李XXXXX要求滁XXXXX音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,不予支持;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江XXXXX将韩XXXXX1价值8000元的项链拿走,故对韩XXXXX、李XXXXX要求其返还项链的诉讼请求,不予支持。韩XXXXX1虽然是农村户口,但其在滁州市区居住一年以上,有相对稳定的收入,其死亡赔偿金等损失应当依据安徽省城镇人口的相关标准计算,韩XXXXX、李XXXXX的损失计算过高部分,予以酌减。韩XXXXX、李XXXXX的损失为:死亡赔偿金420480元(21024元×20年)、丧葬费20252元、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、误工费1000元、食宿、交通费用545元,合计492277元,由江XXXXX承担147683.1元(492277元×30%),韩XXXXX对其中的50000元承担补充赔偿责任。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》第九十八条、第一百一十九条、第一百三十一条、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六条、第十七条、第十八条、第二十二条、第二十七条、第二十九条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》第六条、第十六条、第三十七条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,判决如下: 
        一、被告江XXXXX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赔偿原告韩XXXXX、李XXXXX147683.1元,并由被告韩XXXXX对其中的50000元承担补充赔偿责任; 
        二、驳回原告韩XXXXX、李XXXXX的其他诉讼请求。 
        案件受理费4420元,公告费560元,合计4980元,由原告韩XXXXX、李XXXXX自行承担1400元,由被告江XXXXX承担3580元。 
        如果被告江XXXXX未按本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,应当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,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。 
        如不服本判决,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,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,上诉于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。

在线咨询

选填项(可以不填)
请填写真实手机号码,可免费得到律师对该问题的电话回访。
特邀崔新江律师

地区:河南-郑州

电话:13673374856


电话咨询律师请说明来自

110法律咨询网

Email:cxinjiang@sina.com

执业机构:河南鑫苑律师事务所

执业证号:14101201210464551   

地址:郑州市金水区黄河路与姚寨路交叉口西北角联盟国际商务大厦18楼。

积分:446595奖章:84点击量:1167658

最近访问